智能监管无处不在,AI大数据下我们无法再有隐私


  • 来源:百家号
  • 时间:2018-08-29
  • 分类:大数据

    现在我们生存的环境,已经被布置了大量的影像捕捉和录制设备,我们生活在一个几乎随时随地能接入互联网的环境中,为了我们的方便生活,这些默默无闻的基础设施在背后任劳任怨无休无止地工作,虽然我们在遭受意外和伤害时,还是会埋怨和愤恨这个体系的无能,不过不能否定它给我们带来的安全、方便和利益,更重要的是它也在一次次意外、破坏和公共事件中显示出反脆弱性,逐步完善。一人客觉得我们,正走向远方的的人工智能时代,一个智能基础设施无处不在,监控和沉浸细致入微,拥有大量便利安全效率和接口的生态系统大环境。

    那时候,智能、沉浸和物联无处不在,生存在现代文明中的我们,面对的世界复杂而又简单,面临的监控和监管无处不在;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云的笼罩下,我们无法再拥有隐私——虽然它并非对任何人都开放。

    当然,无法再拥有隐私,并不在于我们被迫剥夺隐私,只能留在智能网络中透明生活,而是出于便捷、安全、社交和自组织的利益等各种考虑,我们主动贡献隐私,作为妥协和平衡。这就好比,我们在用手机交往、工作和娱乐的时候,不但会允许应用程序和设备获取我们公开的信息,还会根据需要对外或对程序公开一些隐秘点的私人信息。隐私往往就是因为我们追求效率和利益而被贡献出去的。

    在人工智能机器人和大数据云面前,我们每个人都是透明的,而且随着机器人应用的普及和AI的训练使用,我们和机器人会愈加亲密,我们会更加没有隐私;人工智能既在改变我们,又在挖掘我们,甚至人工智能挖掘到的我们的内心世界,建模呈现出来会比我们意识到的更加恐怖和深刻,隐私往往只是过去式。开放式的监管和分布式的计算会让我们的意识隐私无所遁形,我们也并不会反感。

    从另一方面说,人性之恶,是以往每个时代都无法避免的,不过极大可能的情况是,在人工智能时代,我们的生态系统能驯良、引导和圈养它,而要做到这一点,有时候不可避免要牺牲我们的隐私;一人客认为公众的感性,既会轻率认不清真相,又会牺牲所谓的隐私来换取正义、真相和安全。我们一方面会不满于自己被时刻监控着没有隐私安全,一方面又在伤害、破坏或意外事件之后细思极恐心有余悸,埋怨系统监控不到位,要管就得狠狠管,绝不可手软。

    我们无法再有隐私,在人工智能时代,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相对于以前的时代,我们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不确定性,我们会活得更幸福,更有安全感,更透明,更民主。在民主性的人工智能框架下,我们的很多事,都在于我们的抉择,也就是在意外和事情发生之前,自己提前已经选择好了的。


[上一篇] 技术和工具领域的巨大变化,人工智能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下一篇] 1.3亿人的隐私信息泄露,被明码标价,或5年内最大数据泄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