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银行业的历史 就不可能正确地走向未来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作者:姜建清
  • 时间:2019-05-20
  • 分类:行业新闻

[金融与资本推动着经济的发展,从而推动着世界的前进,金融的滞后发展必然拉扯社会经济发展的后腿。但经济是本,金融是末,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决定世界发展的主要力量并不是金融,因而对金融的作用不能过分夸大。]

  [我在文中写道:“金钱不能抵挡枪炮的威力,银行无力承担政治兴衰的重任。如果将法国巴黎公社的失败归咎于没有及时占领法兰西银行,那么创立并掌控法兰西银行的拿破仑为何会失利于滑铁卢?因此,金融在这里只是催化因素,它与政治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时间如白驹过隙,当完成了《世界金融百年沧桑记忆》前两本的最后一篇文章,开始写这个序言时,我突然发现从执笔第一篇到杀青第四十篇,已经整整六年过去了。

  记得《英雄失去了小红伞》是我写国外银行历史的第一篇文章,它是一则由花旗银行的一枚历史大铜章引发的花旗银行和旅行者保险集团的故事。当时恰逢次贷危机肆虐,读者对这样的银行历史札记比较喜欢。于是在《行家》杂志编辑的鼓励、催促下,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地完成了这两本书。

  数百年来全球金融变幻的历史,深刻反映了全球政治格局、国家实力和经济地理等综合力量的变化。它像一面镜子,折射出经济霸主和金融强权走马灯般的转换。从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德国到美国的易位变化,都离不开刀兵相见、炮火相加。经济、金融的战场没有硝烟,却惨烈相仿。盛极而衰、百年轮回,大国经济、金融的变迁,折射出全球经济政治格局变迁的复杂深刻的背景。

  从一国金融演变的长期或根本性决定因素来分析,其与各自母国的政治经济金融实力以及国家在全球格局中的地位与影响的消长变化密不可分,英美两国由工业、经济到金融霸主地位的获取和丧失的先后次序排列,也反映了经济对金融的决定性。这是全球金融业产生、发展、强盛和衰落的一般规律。1913年的全球前二十大银行至今仅五家尚存,便是这个规律的最好佐证。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在文中感叹地写道:“冷观伦敦金融霸主终究拱手相让,笑看银行你追我赶难有武林至尊。多少金融强者笑傲江湖终成黄粱梦,然而金融赛场未至终了何言成败,唯有金属币章难以磨损。它们默默地见证着百年来全球政治的变幻无常、经济兴衰沉浮和金融风云激荡。”

  凯恩斯曾经说过:“如果从货币的角度发掘历史,整个历史将会被颠覆。从金融史的角度观察、解读世界,可以对世界史有更多维、更立体、更深刻的认识。”

  世界经济快速增长的分水岭出现在1820年左右。美国著名学者威廉·伯恩斯坦在经济史著作《繁荣的背后》一书中,将西方列强经济的增长比作蛋糕的制作过程,将成功的四要素即财产权、科学理性主义、资本市场和通信运输技术创新比作面粉、鸡蛋、酵母和砂糖。确实,没有财产权则没有储蓄,资本市场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科学理性主义,金融还在中世纪宗教的阴影下挣扎。而创新、创意的商业化需要金融的转化。资本市场则给经济发展急需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助。

  金融与资本推动着经济的发展,从而推动着世界的前进,金融的滞后发展必然拉扯社会经济发展的后腿。但经济是本,金融是末,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决定世界发展的主要力量并不是金融,因而对金融的作用不能过分夸大。

  我在文中写道:“金钱不能抵挡枪炮的威力,银行无力承担政治兴衰的重任。如果将法国巴黎公社的失败归咎于没有及时占领法兰西银行,那么创立并掌控法兰西银行的拿破仑为何会失利于滑铁卢?因此,金融在这里只是催化因素,它与政治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金融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人类社会近百年来的快速发展得益于金融的发展,但危机也源于此。金融活动自出现以来,无论是古罗马的货币危机、中世纪的借贷禁锢、欧洲早期的“郁金香泡沫”和“南海泡沫”,还是1929年的美国证券危机、20世纪90年代的拉丁美洲金融危机、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7年之后的次贷危机和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金融危机就像海浪一样,一波一波地冲击着社会经济稳定的礁石,而且从未消亡。

  所有的金融史都是一部风险史——风险如同影子一般无所不在、相伴而行。风险与效益如同毕加索立体画中同一人像的两张脸,当银行家在看到庆贺盈利的笑脸时,侧眼一看,风险的狰狞一面也在阴笑。百年间,银行业多少沉痛往事,告诫后来者莫忘风险,莫蹈前车之覆辙。

  银行体系本身具有脆弱性和高风险性,让许多知名的银行家折戟于此,因而把控风险是优秀银行家的底线,稳健经营是打造百年老店的不二法门。银行家俱乐部不欣赏百米短跑选手,其尊重的是马拉松冠军。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然而人类总是健忘。风和日丽的年代往往使金融家忘记了以往的灾难,前天悲惨的金融故事,一次次成为昨天的残酷事实,金融家今日仍在书写明天的历史。假若不敬畏市场规律,不敬畏金融法则,那么所犯的金融错误又会演变为明天的悔恨。

  历史环境不断变迁,今天的金融迈过的不再是昨天的“河流”,但“邯郸学步”的失败可能依然不少。我们无法预知未来,也确实不知道下一场更大的金融海啸来自何时、何地,以及不知道其因何爆发。但历史是“聪明学”,相信读史能帮助我们深入思考、领会精髓,把握金融的常识和规律,理性地进行比较并做出决策。

  与日新月异的经济学科相比,与相对不繁荣的经济史对照,银行史尤为“冷门”。目前,中国出版的银行史著述很少,尤其在外国银行史方面更是如此。历史学的研究、史料考据、理论分析及综合考察是研究银行史常用的方式,而写银行史又要涉及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交叉性较强。

  由于断断续续地写作,这本书更像银行史的札记,内容比较“碎片化”。本书以讲述银行的故事为主,有时在文中也做些理论归纳或评说,但在史料的考证上努力论证寻据,力求精准无误。在撰写此书的过程中,我深感关于世界各国银行史的中文资料的匮乏,好在互联网使世界变小了,我日积月累存下了几百部国外英文版银行史著作。这也是无心插柳,为未来的国外银行史学研究创建了小小的专题图书馆。

  百年世界金融的沧桑变化,为中国银行业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今天,中国银行业已经跻身世界金融业之林,中国工商银行更是跃居全球银行业鳌头。鉴往知来,现代金融的发展离不开历史、文化底蕴的支撑。忘记银行业的历史,就不可能深刻地了解现在,以及正确地走向未来。整理世界珍贵的金融文化遗产,发掘前人创造的金融文明成果,回顾金融的兴衰成败及经验教训,对于中国更好地推进现代银行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希望此书能对银行从业人员、金融管理者和金融历史研究学者等有所启迪。


[上一篇] 不可思议的数字:互联网每天到底能产生多少数据?

[下一篇] 只撩不买,不是真用户